• 世界记忆大师周强:记忆的方法与秘诀都有哪些? 2019-03-17
  • 六千万推进特色小镇建设 2019-03-17
  • 陈志朋世界巡演启航 首站工体个唱火爆预售陈志朋志爱 2019-03-16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起来很朴素的道理。所谓领袖,就是能把各向异性的人为财死的行为变为各向同性的人为志亡的行动,基础就是靠着为人提供安居乐业的机会,让人不再有分散 2019-03-12
  • 王家大院——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从学生到士兵:携笔从戎的青春不后悔 2019-03-10
  • 金华强化生态环保长效管理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3-07
  • 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管局:端午时令食品抽检合格率98.88% 2019-03-07
  • 谌龙,男羽的大旗你不扛也得扛 2018-11-22
  •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粽子节" 汪曾祺要吃"十二红" 2018-11-22
  • 新型政党制度彰显世界价值 2018-11-22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8-11-21
  • 滁州智能家电企业与京东签下23亿大单 2018-11-21
  • 汕尾,一座不想离开的城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临潼区马额镇庙张村西坡组农民饮用黄泥水 2018-11-21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 历史军事 > 万历驾到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呵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第一百四十八章 呵斥



        很快张学颜的资料就被拿了过来,朱翊钧可是翻看??戳艘恍┲?,朱翊钧就叹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个张学颜真的是一个能吏,怪不得张居正器重他。

        张学颜不是清流出身,没有做过词臣,也没点过翰林,一直都是实务官。

        以这样的出身,做到大明的户部尚书,足见其能力。

        嘉靖三十二年进士,由曲沃知县入为工科给事中,比起申时行余有丁,他的出身并不好。在大明,非翰林不得入阁,能做到六部尚书已经是顶端了。

        关于张学颜和李成梁的相交的事情,资料上也有详细的记载。

        那是在张学颜被高拱举荐为辽东巡抚之时的事情了,辽东边镇的边界长达二千多里,一百二十所城寨,三面毗邻敌人,有七万二千名官军。

        每人每月供给一石米,折成银两为二钱五分,马匹在冬春两季供给饲料,每月折合银两一钱八分,即使年成好也不足维持几天。自从嘉靖戊午大饥荒,士兵和马匹有三分之二逃跑。

        前任巡抚王之诰、魏学会相继安抚、缉拿,也没有达到全盛时的一半,又经历旱灾,饿死的人遍地都是。

        张学颜首先请求赈济抚恤,充实军队,招募流民,制造兵器,购买战马,明确赏罚。

        罢黜懦弱的几名将领,修筑了平阳堡以便沟通两河,调动游击部队到正安堡护卫镇城,战守全部经过谋划。

        李成梁就是那个时候入了张学颜的眼睛,比起其他的将领,李成梁敢于深入敌阵勇敢厮杀,而张学颜却以收缩保全为策略,敌人来了自己没有损失,敌人退却自己守备如初,公私都得以保全,渐渐恢复了旧日的势力。

        大明在辽东能有今日的实力,颜,武赖李成梁。

        张学颜在辽东巡抚的任上,其实干的很好,稳住了辽东的局势,使得明军不但有防守之力,同时还能出塞反击,也是因为这个功劳,张学颜入了张居正的眼了。

        这一次奏折的弹劾,其实说的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收受贿赂,为李成梁虚报功绩,这是在抹杀张学颜在辽东的功劳。张学颜因为辽东的功劳被提拔,这些人攻击的就是张学颜在辽东的功劳。

        朱翊钧放下手中的资料,转头看向张鲸,笑着说道:“你觉得张学颜可有收受贿赂?可有为李成梁虚报功绩?”

        听了朱翊钧的问题,张鲸连忙开口道:“东厂没有查到证据,老奴不敢胡乱说?!?br />
        朱翊钧笑了,张居正用人一项都是用能的,对于官员的私德并不是很在意。那个时候的大环境也是如此,大家都贪污,能为朝廷办事,不是死命的要钱,把大部分钱用在办事上,而不是拿回自己家,那就已经是好官了。

        东林党是不贪,为人清正,那是因为他们家里有钱??!

        开矿的开矿,做生意的做生意,谁差贪污的那点钱。

        连戚继光都曾虚报士卒数量,吃空饷,不然戚继光的钱是哪来的?天下谁不知道戚家军从不拖欠饷银,赏赐也都是足额发放,如果不吃空饷,戚继光都没钱行贿。

        “此例不能开??!”朱翊钧有些无奈的叹气道。

        事实上朝廷的官员是什么德行,朱翊钧不知道吗?他当然知道。

        不说其他的,自己这些内阁大学士,自己的六部尚书,哪一个没收过钱?一个都没有。真的要翻腾起来,这些人都得被赶回家,到时候谁给自己办事?东林党吗?

        张学颜在辽东的事情不说是陈芝麻烂谷子也差不多了,至于李成梁虚报功绩,谁不这么干?

        远的不说了,这一次西北之战,戚继光的战报一样虚报了不少人头,况且战场上人头滚滚,怎么能够数的清?还不是大致的报上去,只要打赢了,朝廷也乐得多给赏赐。

        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一次西北的赏赐自己不也认下了。

        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处分张学颜,处分李成梁,那伤的不光是文官,武将那边恐怕也是人人自危。如果弄到多做多措,不做不错,那才糟糕了。

        “不务实的人才能嘴炮??!”朱翊钧又感叹了一句。

        张学颜在辽东费了多大的心力才把辽东的烂摊子给收拾了,这边一个嘴炮就给抹杀了。

        “弹劾张学颜的御使叫什么?”朱翊钧转头看向张鲸,淡淡的开口问道。

        “回皇爷,叫吴言!”张鲸恭敬的开口说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敲打着桌面说道:“让他去户部做个郎中吧!”

        收拾这个吴言很简单,可是朱翊钧要做的却是安抚张学颜,甚至是安抚张学颜们。让吴言去户部正合适,反正张学颜是户部尚书,怎么磋磨,让张学颜自己看着办吧!

        朱翊钧想到的是御使风闻奏事,这个要改一改了,现在东林党已经意识到利用御使兴风作浪的,真的让他们闹腾起来,到时候就没办法收拾了。

        虽然朱翊钧早就想改大明的监察系统,可是总觉得时机没到,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不改怕是不行了。

        加上这一次御使们对申时行他们一顿弹劾,自己想整改都察院,估计会得到他们的支持。不过想要改革都察院,一个人得搬开,这个人就是陈炌。

        陈炌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同时还是内阁大学士,不把他挪开,想动都察院是不可能的??!这个陈炌是自己养的狗,现在看来这条狗是拴不住了。

        “皇爷,申阁老来了!”正在朱翊钧琢磨着怎么整改都察院的时候,张鲸得了小太监的禀告,连忙过来开口禀报。

        申时行来了?

        朱翊钧顿时就笑了,估计申时行是坐不住了??!

        “让他进来吧!”朱翊钧收敛起笑容,然后摆出一副生气的黑脸模样,这个时候可不能给申时行好脸色,算计自己,胆子太大了,该收拾。

        申时行走进文华殿,躬身给朱翊钧行礼,在听到“免礼”之后,这才站起身子。

        虽然心里面做好了准备,可是看到朱翊钧的脸色,申时行的心里面还是咯噔了一下。

        “申阁老,这是弹劾张学颜结党营私,收受李成梁贿赂,为其虚报功绩的奏折?!彼底胖祚淳帜闷鹆肆硗庖环葑嗾郏骸罢馐堑滥憬岬秤降淖嗾??!?br />
        “这份说的更好,说你为了西北之利,弹劾内务府,可是真的?”

        申时行连忙躬身道:“陛下明鉴,断无此事??!臣弹劾内务府,纯属公心,内务府越做越大,掌握盐政,现在又掌西北纺织事,大量的钱财汇聚于内务府?!?br />
        “这些钱财掌握在内务府,臣实在是不放心??!”

        朱翊钧看着申时行,嘲讽的笑着说道:“所以你就想把这些钱都搬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去?”

        听了朱翊钧这话,申时行扑通一声就跪了,以头杵地道:“陛下,臣岂有此胆量?内务府的银钱之巨,朝廷又紧缺钱粮,臣只是想将内务府的钱粮置于国库??!”

        “朝廷需要养边军,需要修水利,这些都是要用钱的,国库的存银是有四百多万两,这些钱如果入国库,当能解决大问题??!臣一心为陛下,为大明,还请陛下明鉴??!”

        看着跪在地上的申时行,朱翊钧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申时行这两年没少为自己背黑锅,事情也做的挺好,这一次的事情虽然是算计自己,也只是想着将内务府的钱拿到国库去,也算是为国着想。

        看着申时行佝偻的背影,朱翊钧还是有些心软了。

        比起东林党,申时行这份心算是难得了,想到这里,朱翊钧摆手道:“行了,起来说吧!”说着朱翊钧转头对张鲸说道:“给申阁老搬个凳子,这么大年纪了,跪来跪去的,身子该吃不消了?!?br />
        听了朱翊钧这话,申时行连忙开口道:“谢陛下!”

        等到申时行坐下,朱翊钧看着申时行道:“既然如此想法,为什么不和朕言明?非要搞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在你心中,朕很昏庸是不是?”

        “是不是朕让你觉得舍不得钱,让你觉得只知道敛财?申时行,你这算不算恶意揣度圣意?”

        虽然心软了,可是该给的下马威还是要给的,口子不能开,朱翊钧这个时候已经从龙书案后面走了下来,看着申时行,怒气冲冲的喝问道。

        事实上申时行还真是这么想的,这些年皇上可没少搂钱??!

        虽然平日里大家都不说,可是大家都看到了,而且进了皇上内库的钱,一直都没拿出来,全都被皇上给存起来了。申时行真的害怕皇上把内务府的钱也存起来,抠门的皇帝又不是没有。

        可是这种想法心里想一想也就算了,说出来是万万不能的。

        “臣有罪!”申时行再一次跪倒在了地上,以头杵地道。

        朱翊钧指着申时行,再一次喷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有些烦躁的说道:“行了,起来吧!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朕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br />
        申时行瞬间明白,自己的事情早就被陛下看穿了,心里面只能苦笑。

        “臣有罪!”申时行连忙躬身道:“请皇上治罪!”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 世界记忆大师周强:记忆的方法与秘诀都有哪些? 2019-03-17
  • 六千万推进特色小镇建设 2019-03-17
  • 陈志朋世界巡演启航 首站工体个唱火爆预售陈志朋志爱 2019-03-16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起来很朴素的道理。所谓领袖,就是能把各向异性的人为财死的行为变为各向同性的人为志亡的行动,基础就是靠着为人提供安居乐业的机会,让人不再有分散 2019-03-12
  • 王家大院——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10
  • 从学生到士兵:携笔从戎的青春不后悔 2019-03-10
  • 金华强化生态环保长效管理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3-07
  • 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管局:端午时令食品抽检合格率98.88% 2019-03-07
  • 谌龙,男羽的大旗你不扛也得扛 2018-11-22
  •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粽子节" 汪曾祺要吃"十二红" 2018-11-22
  • 新型政党制度彰显世界价值 2018-11-22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8-11-21
  • 滁州智能家电企业与京东签下23亿大单 2018-11-21
  • 汕尾,一座不想离开的城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临潼区马额镇庙张村西坡组农民饮用黄泥水 2018-11-21